这里之零,守望先锋id帅气迷人之之零#5341(两千分菜鸡天使,不介意来找我玩啊ww

源氏日记(2)

哈哈哈哈我的妈笑疯

织杰宝毛衣:

X月X日


 


“我要退休了。”


麦克雷移了移帽檐,认真地说。


“其实我的梦想根本不是打枪。”麦克雷继续认真地说,“我的梦想是在街边卖黄油菠萝包。”


“关我屁事。”死神说。


麦克雷:“我知道我现在刚好子弹用完,也没有闪光弹,说这个话你可能不信。”


麦克雷:“但是我已经不狗逼了,一代补丁一代爹,我现在已经不是爹了。”


麦克雷:“我已经厌倦了没完没了的推车打枪打枪推车午时已到千里送人头。”


麦克雷:“你爹已经不是你爹了,但你妈还是你妈。”


死神:“好的。”


麦克雷:“你不要这么冷漠,来,先把枪放下,我们师徒好久没有这样谈谈心了。”


死神冷笑一声。


麦克雷:“……好吧不放下也行。”


麦克雷:“在你打死我之前,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。”


死神:“不能。”


麦克雷:“……”


麦克雷:“好的那没事了,我先走了。”


麦克雷溜号失败,吃了一波霰弹。


队友都在推车,我趴在墙上,百无聊赖地看完了全程。


觉得他俩不去演偶像言情太可惜了。


而且应该是少女漫改。


有一件事必须说明一下,我说他们应该去演少女漫改,不代表我看过很多少女漫。


没有的,根本没看过。


下班路上碰到麦克雷。


“麦克雷,今天转角遇到死神被暴打了吗。”我问。


麦克雷说:“没有,是师徒之间爱的教育。”


“你不是说要退休吗?”我问。


麦克雷:“不退不退,守望者的事,能叫退休吗。”


麦克雷长叹一口气:“我都不狗逼了,退不退休有什么区别吗。”


我很同情他,拍了拍他的肩说:“我以后再也不叫你狗逼麦克雷了。”


麦克雷说:“好的谢谢。”


其实我和麦克雷不是一个方向回家的,到岔路口了,我跟麦克雷挥挥手。


麦克雷也友好地挥挥手:“明天见,小根基。”


说到底大家都是同事,从来都是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,下了班大家都是好朋友嘛。


于是我面带微笑又冲他挥一挥手。


“明天见,狗逼麦克雷。”


然后趁他冲上来打我之前爬墙逃走了。


 


 


X月X日


 


今天上班漓江塔。


一开始小队里有人拼命喊:“不要半藏!不要半藏!”


我哥显得很沮丧。


然而我哥已经在队里了,我们俩站在一起就是岛田家族的面子,很强势。


我转头看了一眼我哥,他很冷静地在跟每一支箭谈话。


我哥:“我知道你们很努力了,今天也要加油。”


我哥:“今天也要努力随缘到二十个人头。”


我感动得热泪盈眶。


这一幕非常地触动我,想一想,现在还这么认真对待射箭的人已经很少了。


尤其是对待这种射出去会拐弯的抛物线箭。


我趁我哥不在偷偷拿他的箭射过一次,觉得当初没跟我哥一起选择弓箭当主要武器真是太好了。


我哥说过一句话,让我印象深刻。


“射箭就像单抽UR,你永远不知道你下一个会射中什么。”


我哥还说过另一句很有道理的话。


“开大就像十连保底,大部分时间还是会坠机。”


感觉我哥可能是一个哲学家。


玩LL的那种。


今天老师在我们这边,我情绪很稳定。


老师的奶,放心的奶。


像老师这种爱好和平拥有大智慧的机械僧侣,一定会专注奶我方队友的。


加上身后有我哥作为强有力远程后盾。


开场前我很有信心切人如切瓜,全场最佳不在话下,提前预定最佳镜头。


感觉自己又可以空中转体三周半尤金NOKI欧酷类了。


怎么回事还挺押韵。


结果开场了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。


没想到老师战斗中仍然像一个辛勤的园丁,诲人不倦勤勉治学。


老师:“本我不拘于形。”


啪嚓一个人头。


老师:“混乱存于汝身。”


啪嚓一个人头。


老师:“不谐存于汝心。”


啪嚓一个人头。


根本不给我切人的机会。


我看得目瞪口呆,这到底是百家讲坛还是守望先锋???


一个没注意被对面炮台狙掉一半血,赶紧往墙后躲。


发现老师看都没看我,还在:“感受这死亡的阴影。”


啪嚓一个人头。


我悄悄喊老师:“老师,老师——给我加点血,加一口,加一口。”


老师:“面对自我。”


啪嚓又是一个人头。


只好溜出去找血包,结果迎面碰上一万个敌方队员。


遗言是:“老师!!!奶……啊!”


好惨啊。


我觉得跟老师组队可能很难全场最佳了,得去找我哥组队。


我哥正在墙角猥琐偷人头。


我说:“尼桑,我过去切人,你见机行事。”


我哥说:“好的。”


于是我就蹿上蹿下绕路打算阴点落单的敌方队员。


角落里有一个天使,让我们小心地靠近她……


……妈的突然不知道从哪里蹿出一万个人!


可以,我要开大了,这波不上全场最佳我就不姓岛田。


然后右前方蹿出两条蓝龙。


伴随着一声由噶哇嘎忒ki欧酷来,我哥完成了五杀。


我:“……”


我哥:“没有坠机。”


我哥:“今天的我是欧洲皇室。”


不,其实,我说的见机行事,不是这样的见机行事……


心好累,想回家。


 


 


X月X日


 


早上起床有一种强烈的预感。


今天一定会上全场最佳。


我哥在厨房煎蛋。


我说:“尼桑,我今天一定会上最佳。”


我哥:“好的,不要空腹喝牛奶。”


我:“而且这个预感很强烈。”


我哥:“好的,要不要带便当,中午回家吃吗?”


我:“这次不拿全场最佳我就去出道。”


我哥:“好的,今天晚饭想吃什么?”


……说实话有时候感觉自己跟妈妈住在一起,每天出门都感觉自己要去上学。


然后我就出门了。


稳定发挥绕后抓单,溜到拐角发现有个堡垒。


我回到出生点,对死神说:“对面拐角有个堡垒!我刚才被打死了!”


我:“建议跟着莱因哈特一起扛过去。”


死神说:“是吗?我去看看。”


两分钟后死神出现在出生点。


“真的有,我也被打死了。”


死神冷静地说。


我:“???我都说了有堡垒你为什么还……”


麦克雷说:“?是吗?我也去看看。”


我:“等……”


麦克雷已经出去了。


两分钟后麦克雷也出现在出生点。


“我操真的有!我也死了!”


麦克雷说。


……


???我都说了有堡垒了?你们没有学习能力的吗????


结果今天还是上了全场最佳画面。


别人的。


眼睁睁看着堡垒三杀。


而且还是一个一个送的,三杀。


我想退休,想去街边卖黄油菠萝包。


下班以后麦克雷又叫我去喝酒。


我:“瑞破去吗?”


麦克雷:“不知道,你去问他。”


我:“?你们吵架了吗?”


麦克雷:“不是,这个问题吧,最近我们有点尴尬。”


我:“你们不是一直挺尴尬的吗?”


麦克雷:“说什么呢,不是我吹,我和瑞破关系好到能穿一条裤子。”


我:“那你去问他。”


麦克雷:“不问。”


我:“但是我跟瑞破不熟。”


麦克雷:“问一问就熟了,去吧。”


我点了点头:“好的。”


我走到死神面前:“瑞破,麦克雷说你狗币死神。”


说完冲原处的麦克雷做了个OK的手势。


麦克雷笑着跟我点头示意。


然后死神就E过去了。


不是很想描述接下来的内容。反正不描述大家也知道。


心情好多了。


晚上就跟瑞破以及麦克雷一起去喝酒了。


麦克雷:“小根基,你是不是根本就恨我?”


我:“啊,没有啊。”


麦克雷:“不是,我觉得你恨我。”


我:“真的没有,你想多了。”


麦克雷:“我们敞开心扉聊一聊,闪光弹啊,六连发啊,午时已到啊,这些都是工作需要,其实也不是我本意,再说我现在已经不是爹了……你有什么感想要说吗?”


我沉默了一会。


麦克雷:“没关系的,有什么意见就说,我虚心接受。”


我:“好的。”


麦克雷:“嗯,说吧。”


我:“狗逼麦克雷。”


还好瑞破一起来了。


今天麦克雷也没有打到我。


 


X月X日


 


不是很想跟他们一队了,感觉身体被掏空。


选择换一个队伍。


换了队伍觉得很安心。


然后看到队伍里出现了麦克雷。


我:“……”


麦克雷很尴尬地打了个招呼:“嗨小根基,你也换了队伍啊。”


我还没来得及回答,边上出现了死神。


面面相觑,相对无言。


反正我们都看不到对方的脸。


这可能就是命。


麦克雷:“那我就安心了,我们的小根基贼6,6得空前绝后。”


我谦虚地笑一笑:“空前绝后不敢当,绝后我有信心。”


我哥:“……???”


我哥:“你是同性恋吗?”


我哥:“怎么不早说?”


我哥:“我欧豆豆是同性恋???”


我哥:“怪不得你青春期以后就成天不着家??????”


我:“尼桑,你听我解释,我不是……”


我哥:“放心,无论如何你永远是我的欧豆豆。”


我:“你先听我说……”


麦克雷严肃地插嘴:“放心,无论如何你永远是我们的好战友。”


死神也跟着做了一个干巴爹的动作。


???不需要在这个时候撑同志反歧视???


我很直???


为什么这个麦克雷,永远要在最不合适的时候说话???


我:“不是,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


然后听到天使姐姐惊呼:“根基!你哥吐血了!”


我:“????”


我:“我这个绝后的意思只是说我是半机械???开个玩笑而已????并不是说我是给??而且也不是真的绝后???不信我把裆下隔板打开你看???”


我:“用不着气得吐血???”


就差给我哥跪下切腹了。


但是基于我现在的肚子比较硬,先不切了。


我:“你还好吗尼桑?”


我哥:“没事啊。”


我:“但是你吐血了?”


我哥:“哦吐血这个事……”


我哥:“是有原因的。”


我哥:“其实从很早开始就一直瞒着你。”


我:“???绝症???能治吗???赶紧叫天使姐姐看看???”


我哥:“我其实……”


我很紧张:“怎么样?”


我哥:“牙龈出血很久了。”


……


其实想了下,我这年纪应该早就可以搬出去一个人独立生活了。


不能再当妈宝……哥宝了。


明天就搬出去吧。


不是,今天下班就搬出去。


好的,就这样决定了。



©之零 | Powered by LOFTER